80后蜂拥办杂志:创作还是炒作?

  郭敬明在青年作家主编中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。他主编的《最小说》2006年10月一面世,目标群体直指青年读者并成功抢占市场,仅靠发行量就让他几年来稳坐作家财富榜榜首。《地狱的第19层》、《荒村公寓》等悬疑小说作家蔡骏谈及他主编的杂志时说:“我监制的《谜小说》目前尚在成长阶段,商业运作还不成熟。”蔡骏表示:办杂志从没真正赚到钱,相信除郭敬明的杂志以外都是如此。饶雪漫的《最女生》、《17SEVENTEEN》则是为女生造梦的杂志。饶雪漫说:我一直很想做一本真正的杂志。我希望它能够像当初《少年文艺》影响我那样,影响更多平凡女孩的生活。而在评论家白烨眼里,“那些杂志,从严格意义上说,都是‘以书代刊’的出版物而已。”

  据最新消息,韩寒的《独唱团》7月1日在卓越网上架不到10小时,就已凭借预售量登上了销售总榜第一位。该杂志第一期收录了34位作者的文章,首印50万册左右。目前第二期的内容也已准备就绪。杂志会以双月刊的形式相继面世。

  韩寒在博客中曾经公告:不参加研讨会、交流会、笔会,不签售,不讲座,不剪彩,不出席时尚聚会,不参加颁奖典礼,不参加演出、接受少量专访,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,不写约稿,不写剧本,不演电视剧,不给别人写序。6月10日他在博客中说:我和杂志社同仁不接受媒体采访,不单独召开任何形式的发布会,“主要是想降低大家对《独唱团》的期望”。

  白烨说:“我在跟踪‘80后’的过程中,当然也要观察其中之一的韩寒。我觉得‘80后’群体这些年一直在持续分化,在文学写作中真正的代表者是颜歌、七堇年、笛安、张悦然等。韩寒是社会批判倾向的代表,他是‘意见领袖’包装的偶像作者。不能说他们没有进入文坛,但进入的是与传统型文坛不同的另一个文坛,那就是市场化的文坛。”

  但公众对《独立团》的关注使韩寒不签售也已引起不小骚动。万榕文化公司策划人路金波由此得出“娱乐化是青春文学的根本趋势”的结论。

  “这也是他们与老一代文学人不同的地方。在他们眼里,商业与文学没有界限,娱乐与写作没有区别。他们是以被当娱乐明星为荣的。因为人气对于他们来说,与名气直接相关。”白烨说。

  青年作家办主题杂志的前景如何?白烨认为,“现在真正买书看的多是中学生、大学生。其中有很多人是主编的‘粉丝’。这样看来,他们顶多使自己成为一张‘文学名片’,然后再乘势打造‘文学品牌’。这是对他们的隐形能量与潜在影响的再发掘、再延伸。”评论家王干说,“它是依据市场规律,也是根据青年喜好。前景不会差。”

  张悦然认为,在做杂志和写作之间,她仍然在坚持写作这一条“寂寞之道”。“很多人一看到《鲤》的时候,就说它是很小众的,并且担忧市场。事实上,我没有想过小众和大众的问题。我对于市场没有太多想法。”

  蔡骏认为,韩寒受关注与他的文学创作没什么直接关系。这主要因为他对各种社会话题发表议论。“大众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生存的这个社会,而不是文学或小说,或者他个人。”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美审批全球首种治疗早泄药物